加密货币投资银行 Galaxy Digital 上市背后的中国投资人

推迟了 3 个多月,由华尔街传奇对冲基金经理、亿万富翁迈克·诺沃格拉茨 Mike Novogratz 创立的加密货币商人银行 Galaxy Digital 终于在 8 月 1 日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无论对传统金融行业,还是新兴的加密货币市场来说,这都是一桩标志性事件。只是,很少有人知道,华尔街大鳄诺沃格拉茨创立的 Galaxy Digital 这家耀眼的加密行业明星公司背后,最大的投资人,竟然来自中国。

让我们先从 Galaxy Digital 公司创始人诺沃格拉茨在全球金融界不可忽视的大佬背景说起。

诺沃格拉茨是位几起几落的华尔街传奇投资人,曾是高盛最成功的明星对冲基金经理,却因为「不当行为」,在 2000 年黯然离开高盛。不过,他很快崛起,以合伙人身份加入堡垒投资「Fortress Investment」,并帮助把这家私募股权公司的业务扩展到房地产、债务证券、对冲基金等领域,成为了一家「另类投资管理业务中的高盛」。

在诺沃格拉茨的管理下,堡垒投资曾经如日中天,但是 2014 年左右,诺沃格拉茨压注巴西利率变化失误,导致巨大投资亏损,又不得不在 2015 年离开华尔街。谁料之后,他又在比特币投资中获得巨大财富,杀入加密资产投资市场,并创立 Galaxay Digital。

这是全球第一家明确提出,要为加密行业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要成为「加密世界的高盛」——是的,又是「高盛」这样的目标。

今年初,诺沃格拉茨在加拿大收购了一家提供加密货币咨询服务的初创公司 First Coin Capital,然后又通过收购一家加拿大上市公司,计划借壳上市。

不过受到加拿大证券监管当局审批过程的影响,原来计划于 4 月份实现的上市,直到 8 月才最终实现。这是加拿大该交易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反向收购案。至此,全球第一家成功上市的加密资产投资和管理公司终于出现。

「Galaxy Digital 上市是一招好棋」,鸿海集团 富士康集团母公司 旗下的专业投资机构 HCM 资本的创始管理合伙人李仁杰 Jack Lee 告诉链闻 ChainNews,「这家公司上市之后,终于让一些之前可能无法投资 Galaxy Digital 的更传统的金融机构,可以通过购买股票的方式,投资这家公司,从而参与到加密货币行业中来。」

他说,这对于促进传统金融行业中的机构投资者进入加密资产投资行业,意义重大。

李仁杰和他管理的 HCM 资本,是 Galaxy Digital 为数不多来自亚洲的投资人。HCM 资本也是诺沃格拉茨创立的这家公司最大的股东。此外,李仁杰还是该公司董事会成员。

鲜为人知的是,这家鸿海集团旗下的投资机构,不仅仅成功投资了华尔街巨鳄创立的 Galaxy Digital,他们在两年前,还投资了另外一家加密货币领域的领头公司 Digital Currency Group DCG。

仅有九名全职员工的 DCG 共投资了超过 125 家加密货币相关企业,触及到了加密世界各个角落,并掌握行内最权威话语权的媒体 CoinDesk,是加密货币行业一个巨型帝国。CoinDesk 是每年在美国纽约举办的全球最大区块链峰会 Consensus 的主办单位,今年有从世界各地赶来的超过一万人挤进会场。

来自中国的 HCM 资本,如何实现手握 Galaxy Digital 和 DCG 这家加密行业中的巨头公司?

2016 年初即投资 DCG

李仁杰说,HCM 资本能成功成为 Galaxy Digital 和 DCG 这两家公司的投资人,有出乎意料的巧合,但也都算水到渠成。

李仁杰在金融领域工作多年,他曾在台湾宝来金融、美国摩根大通和花旗银行工作,2007 年加入富士康集团担任投资总监,并于 2015 年创立了富士康旗下的专业投资公司 HCM 资本,很早即开始关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机会。最开始,他主要看一些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和供应链管理方面的应用项目。

2016 年初,李仁杰在看一个项目,该项目的投资方有 Pantera Capital、DCG 和 Blockchain Capital。

当时,投资区块链的公司或者基金屈指可数,DCG 引起了他的注意。

「我们早就决定,不投资加密货币基金。但是我发现,和其他几家都是典型的加密投资基金不同,DCG 不仅仅投资区块链项目,还有自己的研究团队,有自己的实体业务。于是,我非常留意这家公司。」李仁杰向链闻 ChainNews 回忆道。

那年春节后,李仁杰和家人在纽约度假,正好个朋友给他介绍了 DCG 的创始人 Barry Silbert见面。两人的见面本来只是相互认识,并聊聊对区块链行业的看法,但 Barry Silbert 对公司发展目标和愿景的想法打动了李仁杰。

「Barry Silbert 说,他要打造一个加密世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Berkshire Hathaway,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主意。在一个行业的早期发展阶段,在一些重要的领域,可以通过控股或者全资持有,再另外一些领域,可以通过投资去慢慢地铺展。这种想法非常不错。我们觉得需要和这样的企业形成伙伴关系。」李仁杰回忆说。

更巧的是,Barry Silbert 告诉李仁杰,DCG 当时正在融资,不过已经接近结束,只是有一家比较大的机构还在犹豫不决。

由于二人一见如故,Barry Silbert 干脆问李仁杰,有没有兴趣参与投资。

「他和我说了这个情况后,我马上就说,要不然这些份额我们来投。」李告诉链闻 ChainNews。

参与 DCG 次轮融资的都是大型金融机构,其中一家大型金融公司需要说服公司内部人士,因为投资这类加密货币行业,很多传统公司内部还是有一些争议,所以一直没有最终确认。

「Barry 等了这家机构两个月,他们都没有作出最后决定。我们决定接过他们的投资份额之后,也就两个星期,就完成了这笔投资。」李仁杰说。

和现在的投资环境完全不同,在 2016 年,区块链领域的投资规模不大。李仁杰向链闻 ChainNews 透露,当时投资 DCG 的金额不过几百万美元,而 DCG 总共也就融 2000 万美元左右,HCM 资本已经是 DCG 比较大的投资方。并且,其他的投资者主要都是金融机构,而 HCM 资本背靠富士康,来自产业,在这轮的投资者中,显得尤其特别。

作为比较大的股东,DCG 专门会为 HCM 资本提供一些关于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行业相关的咨询服务,也会介绍行业内的一些投资机会,这对 HCM 团队在早期就能深入了解区块链领域相关知识很有帮助。

李仁杰和 DCG 创始人 Barry Silbert 也一直保持很紧密的联系,几个月会安排一次会面,相互交换对行业发展的看法。

李仁杰说,HCM 资本一直本着精挑细选的原则进行投资,所以投资数量不多,目前旗下区块链投资项目中,有一家是全球首个数字现金转换平台 ABRA,这是一款完全去中心化的钱包,不用透过银行就可以在超过 50 种法币之间转账,并支持 25 种加密货币之间兑换、投资,最近被《华尔街日报》评选为全球科技行业 25 家最值得关注的初创公司之一;还有一家名为Cambridge Blockchain,替金融机构提供企业级区块链数字身份认证解决方案,提供用户数据共享及身份验证的流程。这两个均是 DCG 早期投资的项目。

HCM 资本和 DCG 在投资规模及投资阶段上有比较大的差异,倒也可以形成互补:DCG 主要以投资种子轮为主,一般的投资规模也就在 10-20 万美元,而 HCM 的投资一般靠后,规模一般在几百万美元。

「出乎意料地」捕捉到 Galaxy Digital

而和诺沃格拉茨结识,并对捕捉到 Galaxy Digital 的投资机会,用李仁杰的话说,也「颇出乎意料」。

去年下半年,李仁杰一位旧金山的美国朋友开始关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听说 HCM 资本已经涉足该领域时间很久,便热心安排李仁杰和堡垒投资「Fortress Investment」的一位高管见面,因为后者也在考虑该领域的投资机会。

大家在堡垒投资的办公室见面之后,听说了 HCM 资本和李仁杰的投资经历,这位堡垒投资的高管干脆说,「你等等」,直接跑出去请来了堡垒投资的联合董事长彼特·布瑞杰 Peter Briger,当场介绍给李认识。

「说实话,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李仁杰说。

彼特·布瑞杰最早是高盛处理不良债务的专家,他和诺沃格拉茨二人同在高盛时就已熟识,后来,他又与诺沃格拉茨一同创立堡垒投资,一起打拼。并且,是他把加密货币的早期布道者、阿根廷投资家文斯·卡萨瑞斯 Wences Casares 介绍给诺沃格拉茨,让其理解了加密货币的前景,从而很早便投资比特币,从中获得巨大财富。

彼特·布瑞杰和李仁杰见面后,二人相谈甚欢。布瑞杰告诉李,他的老搭档诺沃格拉茨也已经涉足加密资产的投资,在纽约管理着一支加密对冲基金,「他应该和你聊聊。」

李仁杰开始还以为这只是说说,没想到,之后不久,诺沃格拉茨给他打来了电话。

「诺沃格拉茨的故事在华尔街是个传奇,通过这样朋友套朋友的关系相互认识,还真是不太寻常。」李仁杰说,「我们通了电话,感觉大家都很对胃口,于是相约在纽约见面。正好那个月,我去纽约出差,就约了见面。」

在纽约的见面中,诺沃格拉茨向李仁杰透露,已经在考虑搁置之前组建一支加密货币对冲基金的计划。他有一个更大的想法:打算开设一家上市的商人银行,专门服务于加密货币行业。他经常提及这个商人银行更像是德崇 Drexel Burnham,外人更多评价其为「加密世界的高盛」。垃圾债券在上世纪 80 年代在美国风行一时,当时的德崇证券 Drexel Burnham 被称为「垃圾债券之神」,在高收益债领域的经验丰富,如同神话。

这个计划让李仁杰非常有兴趣。「因为我们投资策略的原因,如果是加密对冲基金,是不会投资的,但是如果是一家控股公司,一家加密货币行业的商人银行,我们就非常有兴趣投资。我和他说:如果你想好了,决定启动这个项目,随时告诉我。」

李仁杰介绍,商人银行,英文为 Merchant Bank,是一种比较英式的说法,是提供类似投资银行服务的金融机构。

2017 年年底的时候,诺沃格拉茨正式启动新的计划,并为这个计划进行融资,他给这个加密货币投资银行起的名字是「银河数字 Galaxy Digital」。

圣诞节及新年假期之后,李仁杰收到了诺沃格拉茨发过来的商业计划,于是专程前往纽约,和诺沃格拉茨第二次见面,商讨具体的投资事宜。

「第二次见面我们基本已经达成初步意向。当然,整个谈判过程和尽职调查也前后持续了一段时间,但是整体上是一种一拍即合的感觉。我们当时做区块链的投资也有两年多时间,这让诺沃格拉茨非常吃惊,他没想到,作为巨型制造企业的富士康已经这么早涉足区块链投资。而从我的角度,我听得懂他想要做什么,他的计划很鼓舞人心。」

李仁杰说,他的团队中有些成员在当时也不太明白诺沃格拉茨的计划到底是要干什么,但是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想法。

「我认为这会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诺沃格拉茨要做的事情,是把机构投资者带入到加密资产的投资浪潮中。我相信加密资产未来会成为一种重要的投资类别,我相信机构投资者会逐渐进入这个领域。目前加密资产的市值在整个可投资资产总值中的比例极小,如果逐渐把机构投资者带入这个市场,背后就是巨资。」

HCM 资本的投资委员会非常支持他的投资计划。2 月初,富士康在中国台湾的上市公司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确认了旗下由李仁杰负责的 HCM 资本取得了投资 Galaxy Digital 的认股凭证,面值为 1800 万美元 约合人民币 1.137 亿元。

不过,Galaxy Digital 这轮私募获得了 2.5 倍超额认购,投资人多为诺沃格拉茨的华尔街老友,或欧洲和美国的家族办公室,HCM 资本是其中屈指可数来自亚洲的投资机构。

「诺沃格拉茨基本上保留了我们的投资额度。」李仁杰告诉链闻 ChainNews。他拒绝披露具体投资金额,但是确认,富士康旗下的投资公司 HCM 资本是 Galaxy Digital 最大的投资者。

「我们是长期投资者,不在意短期波动」

诺沃格拉茨的 Galaxy Digital 被视为离华尔街最近的加密资产管理公司,备受瞩目,但是也自有风险。

该公司上市之前,公布了截至 3 月 31 日的第一季度业绩。由于加密市场价格大幅下滑,该公司在第一季度亏损 1.34 亿美元,损失来自其加密货币和股权的投资。据披露,截至 3 月 31 日,Galaxy Digital 的资产总额为 2.81 亿美元,其中包括 2.258 亿美元的数字资产和投资。

「我认为 Galaxy Digital 第一季度出现亏损,是可以理解的。我并没有因此去质疑诺沃格拉茨和他的团队。」李仁杰说,这家公司是去年底诺沃格拉茨把家族企业里跟数字资产和区块链相关的资产全部注入,成立的新的控股公司,第一季度披露的财务信息截至 3 月底,年初到第一季度末,市场在这个时间是下跌的,「一定有不少是账面的浮亏,所以财务报表中要进行计提;同时,这家公司很新,获得收入还需要时间。收入较少,加上计提,自然会出现亏损。」

加密市场最近低迷的走势,也影响了 Galaxy Digital 上市之后的股价。

8 月 1 日,Galaxy Digital 首日上市交易,开盘价为 2.75 加元,随后一路下跌 20%。 到 8 月 2 日,略有回补,上涨了 9% 左右。

「我们是长期投资者,不会在意这样的短期波动。」李仁杰对链闻 ChainNews 说,「一家从事加密领域银行业务的公司,其内在价值,许多人目前还看不懂。」

他说,从事投资银行或「商人银行」业务的 Galaxy Digital,业务可以涉及资产管理、直接投资、顾问咨询、交易等方向,资源可以相互整合。诺沃格拉茨在传统金融机构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和见识,又有加密货币领域的积累,可以把这两个领域的经验和人脉很好结合,未来发现的空间极大。

「更别说,现在时机正好——如果两年前做这个事情,太早,现在就不一样了。传统金融市场已经在关注加密资产的投资计划,很多资产管理公司、对冲基金已经在探索加密市场的投资机会。」

李仁杰介绍说,目前包括股票、公司债、国债、商品、期货、按揭贷款证券化产品等,整体可投资资产的市场规模在 200 万亿美元左右,这些市场上主要的投资者都是机构投资者。「如果在加密资产投资市场中只引入其中 1 个百分点,就会增加 2 万亿美元的市值,这是一个惊人的机会。我们也可以想的更小一点:一些主流的、成熟的投资机构,在资产配置中拿出 1%,投资加密资产,也会是巨大的商机。」

据他透露,亚洲有不少团队受到诺沃格拉茨的启发,也想模仿 Galaxy Digital 的模式,创立加密行业的投资银行。他们纷纷找到 Jack,希望获得投资。不过,李仁杰没有投资,他觉得,短期内没有人可以和诺沃格拉茨竞争。

「定位很好模仿,但是诺沃格拉茨的经验和人脉,不是一般人有的,另外,他聚集了一群传统金融行业出来、又了解加密行业的年轻人,这些优势,短期内其他团队没有办法竞争。」

加密世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高盛

对于 HCM 资本投资的 Galaxy Digital 和 DCG 这两家加密世界最令人瞩目的投资公司,多数人会把它们归为「加密资产投资公司」一类,认为两者很像,都在加密行业进行投资。

而作为 HCM 资本的创始管理合伙人、这两笔投资的推动者,李仁杰却认为,两家公司截然不同。

他说,DCG 要打造的是一个加密世界的生态系统,就像巴菲特在早年间经营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Berkshire Hathaway,在行业早期变革的时候,进行投资,让自己成为产业中中具有影响力的引领者,具有重要的话语权;而另一家,Galaxy Digital 则是要成为加密世界的高盛 Goldman Sachs 或者德崇 Drexel Burnham,是一个「金融机构」、一家投资银行,为行业内的从业者提供金融相关的服务。

「这两家公司,一个更像产业内引领者,另一个则是该产业的金融服务提供者。」

李仁杰说,HCM 资本这几年在区块链领域深入了解,精选投资;作为专业投资机构,目前只管理富士康的投资资金。他也在计划,今年年底之前,对外融资,引入新的 LP,在区块链投资领域继续投资。

「我们从供应链金融、科技金融一路投资下来,相信区块链会改变金融行业。」他也说到,目前区块链这个行业还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过去几年,我们的投资精之又精,选择的公司都还成长不错,也投到了 Galaxy Digital 和 DCG 这样的明星公司。我觉得非常幸运,因为过去这几年里,并没有乱撒一堆区块链投资出去。」

李仁杰说,这相当不容易,如果刨除矿机这类硬件公司,如果再看回头看看最早期那些进行股权融资的区块链公司中,也只有交易所和钱包这两种类别,以及不多几家公司生存下来。

「如果把两年前市场上流传的那些区块链项目全景图拿出来再看,大部分现在都不知所终。当然,随着代币的发放变得非常便捷,我们也看到了这个行业发展的更大潜力。」他说。

据他介绍,HCM 资本未来的发展架构中,所成立的基金,将会是基于可投资股权、也可以投资代币的一种多种资产形态的私募基金;而投资方向也已经非常明确:一个主题,是投资普惠金融及社会影响 social impact 相关的项目;第二个主题,则是投资企业级区块链落地应用,包括供应链管理、物联网、人工智能、支付等,以及促进区块链发展的基础设施,比如身份识别等。两个主题的关键词,都是「能够落地的应用」,都希望在投后管理能带来的增值服务。

他说:「只有区块链,没有代币,是不行的。从单纯的区块链项目,到今天的代币化,是一个不断向前发展过程。我相信不久后的将来,代币化逐渐取代股权及公司制,从而形成社区形态的、去中心化的价值交换经济体,是可期待的,这会是人类在数字化时代最大的社会经济革命。」

李仁杰也一再强调,经过目前这一轮洗牌,一定会有好的公司、好的项目露出。「要想抓住机会,就要做好布局,做好准备,看到好的机会迅速出手。」